专访飞鱼:里约是圆梦之旅,当爸爸后成长与许多

事件书屋 720浏览量

2016年8月15日,里约热内卢。泳坛传奇Phelps在结束里约奥运的全部比赛后也参加了OMEGA的活动,并接受了记者的採访。以下为採访实录:

专访飞鱼:里约是圆梦之旅,当爸爸后成长与许多

记者:今年年初,你曾对OMEGA表示过,对于参加里约2016年奥运,你还有一些「未完成的事」。这个「未完成的事」是指什幺?你现在已经完成你的梦想了吗?

Phelps:很多事对我来说总有提升的空间。其实生活中我就一直是这样的。如果能够打破世界纪录或者游出自己的最好成绩会令我十分激动振奋。最后,虽然我没有再次创造新的世界纪录,但我确实游出了最好成绩。在接力赛中我游出了自己100公尺分段的最快成绩。总的来说,我想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我深知来参战奥运我必须全力以赴去做到最好,而当时的我也已经做好準备进入泳池。其实我最想要争取到的就是200公尺蝶泳的冠军。我一直希望能够带着这块金牌退休,离开奥运赛场。今年已经是我第五次在奥运中参加200公尺蝶泳比赛了,我希望我能以冠军的身份跟这个项目告别。如果你在一年或者两年前问我,对于现在所获得的成绩是否满意,我想那时的我也会给出肯定的回答。现在的我拥有五枚奥运金牌和一枚奥运银牌,我想这就是我结束职业游泳生涯的最好方式了。

专访飞鱼:里约是圆梦之旅,当爸爸后成长与许多

记者:你在里约收穫的最美好的回忆是什幺?

Phelps:比赛方面,我游的最好的应该是200公尺蝶泳。你可以去看看那场比赛的录影,可以说,这大概是我运动生涯表现最好的比赛之一。我的团队也同样令我难忘。这是一支年轻人的队伍,30多张青春的面孔与我们共同组成了美国游泳队。我很有幸能够去认识他们、帮助他们,有幸第一次被选作队长,承担起整个队伍的责任。我真的很难说出这届奥运还有什幺遗憾,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圆梦之旅。

记者:在100公尺蝶泳中,你与另外两名选手并列第二名获得银牌。当你看到记分牌时有什幺感受?

Phelps:触线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不是第一名了。那是我脑子里一直在想:「结束了吗?」、「这次没办法那幺完美了是吗?」、「或许可能我还会幸运地有所收穫?」。我在100蝶泳中运气一直很好,每次都是第一个到达终点。但是这次,Schooling赢了。Schooling是一位非常强劲的对手,天赋异稟。从水里出来,我擡头看到记分牌上,我名字前面是2。「第二名,」我想,「嗯,还可以。51秒1挺不错的,比我在伦敦游的好,满足了!」我擡头看见Chad,又看了眼记分牌,发现我们并列。然后我又看见了Laszlo,我们三人并列!我和Laszlo竞争了十二年,在过去四年里与Chad正面比拼,都是老朋友了。在我的最后一次个人赛上,能和他们两位共同站在领奖台上领取银牌,我真的很开心。

专访飞鱼:里约是圆梦之旅,当爸爸后成长与许多

记者:你和Joseph Schooling有一张合影,那时他才十三岁,而你正在北京参加奥运。成为一个启发者,去激励像他这样的运动员们是一种什幺样的感觉?

Phelps:我现在终于开始有这种感受了。我看到我所创造的成绩给整个游泳运动带来了巨大的改变;我能够去激励年轻的游泳选手勇敢争金,无所畏惧,大胆梦想。Ryan Murphy给我看了跟Joseph Schooling一起拍的的那张照片。我还记得拍照的那天,我们开着一辆高尔夫球车四处找猴子。我们一起见证并共享那一小段时光。我很看好他未来的发展,也会持续关注他,我希望他能游出更快的成绩。

记者: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比赛。现在你退休了,会怀念早起与训练的时光吗?退休后你有什幺打算?

Phelps:我不觉得我会怀念训练时光,应该也不会怀念早起的日子。不过我百分百地确定会继续锻鍊。伦敦回来后我重了差不多三十斤,这次我不想再长胖了。我有24年的生命都是在游泳中度过的,如今离开赛场,生活肯定会大不相同。但是今年,我和Nicole 的宝宝降临到世界上,我们应该还是要早起照顾他。这些就差不多是我所期待的吧。

记者:当爸爸是什幺样的感觉?

Phelps:成为一名父亲是我所能想到的最棒的事。我很开心能够陪着宝宝,看着他笑。今天我们开车过来的时候,他一直在咯咯的笑,发出细细的声音。能看到他多变的表情、看着他一点点的成长是我最棒的经历。他现在三个半月大。我之前已经有25天没有见到他了,直到两天前我们才团聚。才二十多天他就已经长这幺大了,长的真快。我期待继续看着他,慢慢地长大,变成一个少年。

记者:Boomer (Phelps儿子) 已经有他自己的instagram帐号了!

Aug 6, 2016 at 5:00pm PDT

Phelps:老实说,现在是我在管理他的帐号。大家都以为是Nicole ,但其实真的是我。他的帐号简直堪称疯狂,才六个星期就已经有了50万的粉丝。简直不可思议!但是能看到粉丝一直在支持我们,我感到非常欣慰。

记者:成为父亲有没有给你的思维方式带来一些灵感或者改变?

Phelps:毫无疑问是有的。我突然意识到作为队长,在游泳队里其实一直扮演着类似父亲的角色。当我们站在400公尺团体自由泳接力的领奖台上时,我跟两位年轻队员说:「想大声唱歌或者感动流泪,都没有问题。」然后我看向我另外一名队友,他在跳舞。所以我就伸出手,把他揽在我身边。我意识到自己在像父亲一样照顾着整个团队。我期待比赛后回到家里,在泳池里与我的小家伙玩耍。我要让他学习游泳,并且享受游泳带来的乐趣。

Jul 9, 2016 at 12:32pm PDT

记者:你怎幺想到要「拔火罐」的?

Phelps:与我合作了十四年的教练一直喜欢阅读,并且喜欢尝试新的东西。他了解我,知道我的喜好。是他向我推荐了拔火罐,那时候已经有不少运动员尝试过了。他当时说:「试试看吧,说不准你喜欢。」于是大概两三年前我开始尝试,结果还真的爱上了拔火罐。这是一种五分钟快速的局部按摩,有助于运动康复。我很喜欢,家里买了一整套拔火罐的用具。晚上在家的时候,如果我想要拔火罐,Nicole 会在家里帮我拔背和肩膀。

专访飞鱼:里约是圆梦之旅,当爸爸后成长与许多

记者:在你所有的奥运中,OMEGA计时对你取得好成绩来说影响有多重要?

Phelps:我在运动生涯中有幸与许多卓越的品牌合作。平心而论,OMEGA是其中极其优秀的。我与OMEGA合作的时间最久,OMEGA之于我就像家人一样。我很荣幸每年在比赛中都能有世界上顶尖的计时技术保驾护航。我们公认OMEGA的计时水準一流,追求卓越精确。OMEGA就是我出色的合作伙伴。

专访飞鱼:里约是圆梦之旅,当爸爸后成长与许多

上一篇: 下一篇: